快播失去了2.6亿元,互联网版权政策逐渐收紧

本报记者陈伟

曾经很受欢迎的视频播放器平台是快速播放的,现在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回到2014年,Fast Broadcasting面临着版权和色情的行政处罚和刑事案件。 2018年初,犯罪案件主角——迅速播出,创始人王昕已经出狱,转而投资第二次创业。由于版权问题,这笔2.6亿元的门票没有被推迟。

日前,记者了解到,经过多次上诉和失败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近对深圳特快广播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速广播公司”)的案件作出最终判决。版权行政处罚纠纷,发现是2.6。 1亿元的罚款是合理的,上诉被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此时,快速广播的惩罚已经结束。此外,快播公司在去年下半年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业界普遍认为,依赖版权边缘和监管漏洞的中国互联网野蛮增长模式已经完全消除。

多次上诉被拒绝

回到过去,在2014年,该公司未经权利持有者的许可,通过快速播放器向公众播放了诸如《北京爱情故事》,《中国达人秀(第五季)》,《中国好歌曲(第一季)》等24部电视剧。

根据公开信息,播放上述24件作品(独家信息网络通信权)的专有权属于腾讯。此后,腾讯于当年3月向深圳市场监督局提起诉讼。 2014年6月,深圳市场监督局正式向快播公司发送《行政处罚决定书》。

根据当时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快播公司未经许可分发了24部电视剧和综艺作品,近1000集。深圳市监察局认定构成侵权行为,并在行政机关处罚后,在限期内予以纠正,继续实施侵权行为,严重侵犯了着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公司立即责令该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处以三倍于非法业务金额约2.6亿元的罚款。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快速广播一直反对这种惩罚的结果。

据公开资料,该公司立即向广东省版权局申请行政复议。 2014年9月,广东省版权局《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深圳市市场监督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此后,它迅速播出到深圳福田。地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上述处罚。 2014年11月,福田法院将案件移交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快播公司的诉讼请求后,再次向广东省高院快速播出。上诉。

2016年6月,广东省高院开庭审理此案。 2018年12月29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最终判决,维持原判,驳回了快播公司的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快播公司的上述行为不仅侵犯了腾讯民权,还损害了整个网络视频版权市场的秩序,损害了公众利益。市场监管局有权对其施加行政处罚。

然而,市场监管局在无法直接查明快速播放公司的非法利润情况的情况下,根据涉及的13家影视作品的市场中间价计算了非法营业额8671.6万元。实际业务量。在此基础上,综合考虑快播公司的主观过错程度,侵权情节,违法行为的后果等,对违法广播公司违法经营金额的罚款三次,符合相关规定。法律,没有明显的不当之处。

已进入破产程序

事实上,除了侵权行政处罚外,快播还涉及刑事案件。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9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该公司及其创始人王新犯有散布淫秽物品罪,判处1000万元罚款。王欣和其他四名被告被判处3年至3年6个月的监禁。

随着公司受到惩罚并且高管被判入狱,快速广播逐渐淡出市场。

根据天翼平台资料,该公司仍然存在,而法定代表人是余瑜。该公司只有3名股东。但值得注意的是,快播公司本身涉及523个风险。在他们投资控制的六家公司中,有四家目前处于取消状态,一家处于撤销状态,一家处于业务状态。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8月23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快播公司的破产案,而快播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判决具有指导意义,严厉打击依法侵犯知识产权,允许侵权人支付到期价格,并可能对其他非法市场主体构成冲击。 “巨额罚款可能增加非法成本。行业趋于规范,同时激励权利人依法主动保护自己的权利。”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短视频平台相关管理部门的管理和控制正在逐步加强。记者从国家版权局获悉,去年9月,它已经讨论了15家重要的短视频平台公司,要求进一步提高版权保护意识;截至当年11月7日,上述15个视频平台已从货架上移除。涉嫌侵权的盗版短视频作品为57万,涉嫌侵权和盗版非法账户,使用永久禁止账户,短期禁止账户,停止分发,扣除等措施进行清理。